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發布 > 國際新聞

        

  研究權:文本與數據挖掘

  為了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科學家們正在與時間賽跑。數據與研究結果正在通過開放的研究數據庫進行實時共享,這在以前是從未有過的事。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數據庫收集最新的國際和多語種科學發現和知識。

  理解數據

  文本與數據挖掘(TDM)是弄懂這些新興數據的強大工具。TDM通過計算機對大量數據進行分析,以獲取知識。復雜的計算技術用于識別數據庫中可挖掘的相關研究報告,并在不相關聯的文獻中建立有意義的模型和聯系,從而獲取新的見解和認識。

  事實上,TDM已在抗擊疫情中發揮了重要作用。2019年底,加拿大的一家初創企業BlueDot每天使用數據分析工具挖掘10萬個信息源,涵蓋65種語言。作為最先發現COVID-19新風險的企業之一,BlueDot在第一時間向世界發出了預警。

  TDM與版權

  TDM研究人員感興趣的數據庫通常由某機構的圖書館管理,例如,訂閱式的電子資源(使用由出版商許可控制)和機構存儲庫,這些存儲庫提供對機構研究結果的開放訪問。

  由于TDM項目通常涉及受版權保護的作品,版權法便發揮作用。一些TDM活動,例如純粹的數據庫讀取,不在版權保護范圍內,并且版權不能保護事實和數據。但是,除非數據庫為開放獲取或獲得知識共享許可,否則其他活動很可能受限并需要獲得授權。

  例如,有效的TDM需要復制整個作品以創建挖掘過程所需的數據庫(復制權),數據需要共享給其他研究人員供其審查和復制(可能包含向公眾傳播的權利)。如果該項目涉及國際合作,還要將其發送給其他國家的研究人員。

  各國法律上的差異

  一些出版商試圖將TDM許可給數據庫訂閱者(例如圖書館)來獲利。但每個出版商只能許可自己的作品,而研究人員通常要橫向檢索整個領域的研究,而不是按出版商進行縱向檢索。TDM的真正功能在于同時檢索多個數據庫和學科,可能會跨國檢索。另外,與成千上萬個出版商協商達成無縫連接的有效TDM許可實際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為了評估現有版權規則,美國大學的信息公正和知識產權項目(PIJIP)對全球版權法中的研究權進行探究。2020年7月,該項工作的初步結果在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舉行的一場研討會上公布。

  研究表明,在大多數國家,研究人員能基于研究或私人學習的權利建立并將TDM數據庫用于非商業項目。但一些國家卻明確限制這么做,因為例外僅限于作品的“摘錄”和“引用”。這樣一來,不僅在抗擊COVID-19方面,而且在解決人類面臨的從癌癥治療到氣候變化的一系列重大問題方面,版權實際上隔絕了重要的具有價值的現代工具。

  PIJIP的研究還發現,一些法律禁止商業用途,或施加合同或技術限制。只有極少數的法律解決了研究人員之間共享TDM數據庫的問題,而研究發現沒有法律明確授權可以跨境使用數據庫。

  TDM是抗擊疫情的重要工具

  各國法律所允許的活動范圍不同以及跨境使用存在的不確定性有可能讓打算開展全球科學協作的科學家陷入法律困境。

  與佩戴面罩和追蹤接觸者一樣,現代化的TDM研究技術也是抗擊疫情工具的一部分。全球不僅要允許TDM,還應該鼓勵TDM。

  研究權:數字保存

  傳統和現代的研究方式(例如TDM)有一個共同點。二者都需要獲取數據和出版物。根據研究學科和性質的不同,所需的原始資料可能是最新出版的或已有數百年歷史的,已出版的或未出版的,在售的或早已絕版的,數字形式的或紙質形式的。

  例如,研究冠狀病毒傳播的流行病學家可能還需要其他傳染病傳播數據,例如亞洲流感(1950年代)或埃博拉病毒(1970年代)。就公共衛生信息向政府提供建議以減緩Covid-19傳播的行為科學家需要查閱所有類型的材料,例如調查和社交媒體、新聞報道以及專業期刊和參考書。幫助子孫后代了解COVID-19的范圍及其對社會的影響的歷史學家需要獲取當前和以往事件的官方記錄和其他主要來源資料,包括1918年流感大流行——迄今為止最嚴重的全球衛生緊急情況。

  數字研究和版權

  確保長期訪問圖書館藏書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是將作品數字化,如果本來就是數字化作品,則需將其轉換為具有館藏品質的文件格式。但是,數字材料的保存策略始終需要制作副本,而且許多國家的版權法不允許對受版權保護的材料進行數字保存。

  實際上,WIPO超過1/4的成員根本沒有明確允許保存,即使是印刷格式也是如此。在允許保存的成員中,關于誰可以制作保存副本,可以復制哪些內容以及采用哪種格式的規定也存在很大的差異,這與TDM情況相似。缺乏明確的圖書進出口權使問題更加復雜,扼殺了圖書館之間在共同保存項目方面的國際合作。

  就像科學家不應該受到版權法的束縛一樣,也不能阻礙圖書管理員和檔案管理員向無論身處何處的研究人員提供無使用限制的館藏作品的電子訪問權限。

  TDM以及數字保存是研究權的基礎。出版商許可無法提供適當的解決方案,并且現有版權法存在不足,尤其是對于跨境使用而言。

  公認的WIPO實踐

  全球性問題需要全球性解決方案。為此,EIFL與國際圖書館和研究團體呼吁WIPO著手制定國際法律文書促進TDM工具和數據庫的跨境分享,并制定明確的規則允許文化遺產機構保存作品,包括跨境分布的藏品。只有WIPO擁有制定全球版權標準的權限,也只有WIPO能解決跨境問題。

  WIPO已介入。為印刷品閱讀障礙者制定的《馬拉喀什條約》解決了成員之間版權法的差異問題。

  《馬拉喀什條約》制定了強制例外,允許制作無障礙的版本,允許圖書館等受益方在條約的成員中分享副本。該條約還包含一項新條款,允許在一個成員方合法創作的作品在另一成員方使用。該規則對于確保當前不允許創建TDM數據庫的成員使用其他成員創建的數據庫大有幫助。

  《馬拉喀什條約》是WIPO迄今最成功最受歡迎的條約。基于該公認的實踐,WIPO可以解決冠狀病毒大流行所需的研究方面的版權障礙。(編譯自infojustice.org)

  翻譯:羅先群 校對:王丹

? ?版權與免責聲明

電腦版 | 網站聲明

主辦單位:全國打擊侵犯知識產權和制售假冒偽劣商品

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

技術支持:中國國際電子商務中心

網站標識碼:bm22000003

收起
网页炸金花透视挂 福彩试机号今天 北京pk10玩法 股票军工b是什么意思 贵州快三走势图 股票开户网上开户靠谱吗 快乐十分万能组合 国内股票市场分析 湖北省快三开奖号码 黑龙江体彩11选5预算号 体彩安徽11选5开奖号码 11选5十一运夺金开奖 广西11选5走趋图 青海快3走势图今天快3 000100股票行情 天津快乐10分杀号预测 智慧帮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