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工作動態 > 典型案例 > 假劣

        

  日前,長沙市民劉平(化名)通過社區團購平臺“十薈團”購買了50盒“五芳齋濃情五芳禮盒粽”。劉平拆盒查看,發現盒里搭配的咸蛋有問題,標注的“五芳齋銀松真空咸蛋”實為益陽產的“銀松咸蛋”。而且禮盒上的生產日期與粽子外包裝上的生產日期也不一致。

  劉平認為自己買到了假貨,向瀟湘晨報反映情況。

  瀟湘晨報記者輾轉長沙、嘉興兩地調查,團購平臺和經銷商說貨不對板為“工作疏忽”。五芳齋總部確認這一批粽子的禮盒是假的,將對此事展開調查。

  消費者稱十薈團上買到假貨

  6月9日,劉平在某個微信群中看到有人轉發的一條小程序,是十薈團平臺的產品團購鏈接。所售產品是“五芳齋濃情五芳禮盒粽”,盒上印有“五芳齋”字樣,詳情頁也是“五芳齋”的廣告。看到59.9元/盒的售價,劉平購買了50盒。

  次日收貨,劉平拆開一盒查看。這款禮盒上印有“五芳齋”“濃情五芳”的字樣,不干膠上標有禮盒粽信息,品名后注明:“十薈團專版”。

  禮盒內容物一欄,除五芳齋4口味粽子外,還有一盒“五芳齋銀松真空咸蛋”。但禮盒上標注的“五芳齋銀松真空咸蛋”,其外包裝上顯示為“銀松咸蛋”,產地為益陽。此外,禮盒上標注的生產日期為“2020.05.01”,粽子彩袋包裝上卻為:“2020/05/05”,生產日期也不一致。

  劉平確信自己買到假貨,他認為十薈團涉嫌以次充好。

  十薈團團購鏈接詳情頁中,供應商為“梓琳經營部”。天眼查數據庫顯示,長沙市雨花區梓琳酒業經營部(以下簡稱“梓琳經營部”)的法定代表人是張超,成立于2011年4月,企業類型為個體工商戶,登記注冊地址為長沙市雨花區高橋大市場酒水食品城40棟7A號。

  劉平決定,找十薈團長沙分公司問個明白,記者以其朋友身份陪同前往。

  十薈團:采購沒有檢查樣品

  6月11日,長沙雨花區華坤時代7樓十薈團長沙分公司,負責采購這款禮盒粽的榮先生出面接待。

  榮先生透露,供應商是五芳齋長沙經銷商——湖南好伴禮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好伴禮公司”),平臺于2019年與其合作,一直簽約的是梓琳經營部,“他們實際是一家公司”。他打開禮盒,發現咸蛋貨不對板后致電供應商負責人袁戀到場解釋。

  記者仔細查看《檢驗報告》發現,所檢樣品與禮盒粽品名不一致。榮先生對此表示,已電話要求重新提供相關報告。

  如此明顯問題為何沒發現?榮先生承認沒有檢查樣品,“好伴禮公司只發照片給我看”,他多次承認“工作疏忽”。

  榮先生介紹,“五芳齋濃情五芳禮盒粽”于6月8日上線,對外僅售100多盒,發現問題后立馬下架處理。記者打開團購鏈接,提示“團購已結束”“已團147盒,剩余354盒”。

  “供應商資質齊全,平臺才上線銷售產品。貨在好伴禮公司,有訂單,由他們發貨,平臺說白了只是中間商。”榮先生的說法,劉平并不認可。

  經銷商:貨不對板系工作疏忽

  《營業執照》顯示,好伴禮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法定代表人袁戀,注冊資本200萬元,登記注冊地址為長沙市雨花區高橋大市場酒水食品城40棟7A號,與上文提到的“長沙市雨花區梓琳酒業經營部”是同一個門面。天眼查數據還顯示,梓琳經營部法定代表人張超,也是好伴禮公司的監事。

  袁戀到場后,沒有出示這款盒粽的相關檢驗報告,而是拿出一份五芳齋定制產品購銷合同(以下簡稱“合同”),稱上述禮盒粽為“ODM定制產品”。

  “合同”第五條第三項約定:ODM定制產品的出廠包裝方式為五芳齋禮盒包裝,第二項明確了定制產品內包裝方式為透明蒸煮袋。劉平通過十薈團買到的禮盒粽,內包裝為彩袋式樣,與“合同”第二項內容明顯不一致。

  “ODM的透明蒸煮袋是白皮的,顯低端,才向公司申請加彩袋包裝。”袁戀解釋是“滿足客戶需求”且得到“公司同意”,她否認盒子、粽子造假,只認可咸蛋非“五芳齋”產品。

  袁戀辯稱盒身不干膠上標明是“銀松”,記者指出是“五芳齋銀松”,她先是說“制作不干膠時疏忽了”,后又稱在十薈團上已注明,其說法遭到榮先生否認,“團購頁面都沒寫清楚”。

  五芳齋咸鴨蛋批發價8塊/盒,銀松的便宜一半,袁戀稱“壓縮成本,提高性價比,商家經常會在禮盒內搭配不同品牌產品,滿足客戶的需求。”不過,她承認失誤,當場向劉平致歉。

  記者從五芳齋食品銷售有限公司長沙分公司證實,好伴禮公司是長沙區域最大經銷商,該公司相關負責人稱,分公司只管銷售,有關粽子及禮盒真偽需要總部判定。

  五芳齋判定是假貨

  6月12日,浙江嘉興市五芳齋大廈,記者說明來意后被帶至法務部,法務蘇小姐請來品牌設計部徐先生出面判定上述禮盒粽真偽。

  僅看一眼禮盒,徐先生讓蘇小姐通知品控部到場進一步檢查盒內產品。他拿著盒子反復辨認,還致電多人核實細節,隨后給出鑒定意見:“防偽沒做好,材質、繩子及盒身不干膠都不符合公司標準,是假盒子。”

  徐先生說,按公司規定,就算定制禮盒也必須按標準配裝好產品才能出廠,空盒不能流入市場,“這扇門老早就關了,就是避免假貨。”徐先生表示禮盒系經他手制作,“像親兒子一樣”,可以百分之百判定是假冒的。

  法務部蘇小姐也證實“空盒不能出廠”的說法,也就不存在提供空盒讓經銷商自行配裝。經銷商如有定制需求,提出需要的粽子口味、規格、數量,及搭配咸鴨蛋的數量,公司統一配裝好再出廠。

  蘇小姐還證實上述定制“合同”是真實的,但嚴禁經銷商自行配裝,品牌設計部判定是假盒子,就會按假冒產品處理,就算里面裝真粽子也不行,何況咸蛋還冒用五芳齋品牌。

  品控部多名打假人員經仔細檢查后,鑒定整個禮盒只有粽子是真的,是好伴禮公司的定制款,其中的咸蛋非五芳齋品牌,盒子是仿冒的,因而判定這款“禮盒粽”是假貨。有關經銷商DIY假貨一事,品控部、法務部均表示,將如實反映,最終交由公司處理。

  連經銷商都造假,如何保障消費者權益?面對詢問,五芳齋品控部姚先生沉默一會說:“看來得去趟長沙了。”

  十薈團

  讓消費者提要求,希望私下解決

  6月11日,十薈團長沙分公司采購部榮先生給出售后處理意見:按平臺流程,無理由退款退貨,劉平沒有接受。榮先生多次示意劉平提要求,希望“私下解決”。

  6月13日,記者將五芳齋總部判定結果告知榮先生,他在電話中答復稱,“假貨問題我讓袁戀在處理”……榮先生承諾,與袁戀商量后會就此事給出答復,但截至發稿前,記者未收到相關答復信息。

  記者同樣以消費者身份將情況反映給十薈團湖南區域售后,客服先是詢問“供應商沒有處理結果嗎?”后表示供應商提供了產品相關資質,有問題可以退貨退款。記者質問平臺為何賣假貨,這名客服要求提供假貨的“書面證明”。

  十薈團隸屬于北京十薈科技有限公司,總部在北京,是一家美食社區電商服務平臺,鎖定社區果蔬、生鮮和家居用品,以微信小程序形態出現在消費者面前,以社區為入口,瞄準家庭日常消費場景,全力開拓二三線城市市場。

  提醒

  空禮盒配裝袋裝產品,一定是假盒子

  “五芳齋”創始于1921年,是國家首批“中華老字號”,隸屬于浙江五芳齋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其官網對外宣稱“年銷售超過4億只”。

  五芳齋品牌總監2016年接受嘉興當地媒體采訪時,曾特地為消費者支出一個辨別真偽的小竅門:“如果你在市場上任何銷售點發現有商家用空的‘五芳齋’禮盒配裝各種袋裝或散裝的產品,這個盒子一定是假的。我們還發現線上有些網店在售賣空的禮盒、禮袋的,這也都是假的。”

  2018年4月4日,長沙望城法院公開宣判一起假冒“五芳齋”注冊商標標識和包裝的侵權案件,以非法制造注冊商標標識罪判處虢某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判處楊某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

  望城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虢某、楊某未經“五芳齋”注冊商標所有人的委托許可,非法制造與“五芳齋”注冊商標標識相同的商標標識,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制造注冊商標標識罪。

  業內爆料

  配假禮盒是為追求銷量和利潤

  6月15日,瀟湘晨報記者走訪長沙市雨花區高橋酒水食品城,粽子市場非常熱鬧,老字號五芳齋尤甚。馬王堆南路東邊一排粽子批發店門頭、墻面上,五芳齋的噴繪廣告很是醒目,市場內也四處懸掛橫幅廣告。15日起,粽子銷售進入高峰期。

  唐峰(化名)在高橋大市場從事粽子批發生意十多年。他說,幾年前,往五芳齋空盒里配產品的現象比較常見,現在只有小批發商敢配一些,沒想到高橋最大的五芳齋經銷商也配裝。

  好伴禮公司為什么這么做?唐峰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好伴禮配裝的4個口味粽子,每袋單價從4.94元到7.39元不等,銀松咸蛋批發價3.6元/盒,假盒子3元,一個禮盒成本價30元左右,在十薈團售價59.9元,扣掉平臺提點,團購量大的話,好伴禮公司的利潤不少。

  配裝4個類似口味粽子、五芳齋咸鴨蛋的正規濃情五芳禮盒,批發價40余元,其中咸蛋的成本就多出4元一盒。消費者可能認為差價不是很大,但對于經銷商而言,銷量巨大,帶來的利潤十分可觀。

  唐峰說,眼下正值粽子銷售高峰期,五芳齋假禮盒粽極有可能流入商超、團購平臺、酒店或被公司大量采購,外行人看不出門道,就算投訴,平臺、供應商拿出一堆資質和檢驗報告,或拿“配裝”“定制”來說事。而且,不是每位消費者都會去浙江嘉興總部問個究竟。

  唐峰擔憂說,經銷商作為源頭知假售假,如不及時處理,將嚴重損害消費者的權益。

  律師觀點

  配假禮盒是以次充好欺詐行為

  湖南睿邦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劉明律師說,好伴禮經銷商用假禮盒包真粽子、便宜品牌咸蛋,存在明顯的以次充好欺詐消費者的行為。

  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五十五條規定:“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其受到的損失,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價款或者接受服務的費用的三倍;增加賠償的金額不足五百元的,為五百元。”消費者可以保留證據通過向消費者協會投訴或者提起訴訟的方式向銷售商主張三倍賠償。

  此外,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五十六條的規定,經營者如果在商品中摻雜、摻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商品冒充合格商品的,消費者還可以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投訴舉報,相關行政機關可以處以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可以責令停業整頓、吊銷營業執照。

  劉明說,十薈團作為團購平臺方也屬于經營者的范疇,理論上,平臺如果對經銷商的行為知情,知假售假,應與經銷商承擔同等責任。如不知情,但平臺應當審核經銷商上架商品的相關資質及質量情況,如平臺未盡到謹慎的審查義務,也應承擔相應的過錯責任。

  經銷商在與五芳齋公司簽訂了代理協議,取得了五芳齋公司的授權后,采用以次充好的方式偽造五芳齋公司的產品進行銷售,一方面明顯違反合同約定構成違約,另一方面也侵犯了五芳齋公司的合法權益,降低了五芳齋公司的商業信譽,經銷商應對五芳齋公司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本報記者長沙、浙江嘉興報道

? ?版權與免責聲明

電腦版 | 網站聲明

主辦單位:全國打擊侵犯知識產權和制售假冒偽劣商品

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

技術支持:中國國際電子商務中心

網站標識碼:bm22000003

收起
网页炸金花透视挂 股票新手入门k线图 食用油上市公司龙头 有没有正规棋牌平台 天天捕鱼电玩版赢手机 万科a股票分析论文 战神团队赚钱是真的吗 516棋牌游戏2014 平码公式加7加12加22加9 盛富配资 网盛棋牌老版本下载 怎么知道是不是权重股 南京麻将群 平台捕鱼漏洞破解技巧 基金配资地址 50期南粤36选7走势图 股票开户的条件